您现在的位置是:网站首页> 内容页

债务违约“小高潮”:临近年底新增近20家企业债券未按期偿还

  • www.8590.cm
  • 2019-03-25
  • 143人已阅读
简介华夏时报记者肖君秀深圳报道12月1

    华夏时报记者 肖君秀 深圳报道

    

    12月14日,山西省太原市的气温最低降至零下9度,进入凛冬时节。

    

    位于该市小店区双喜广场的煤炭巨头——永泰能源(600157.SH),陷入了从未有过的“寒冷”与困境。至今总计违约债券金额高达178亿元。全国各地的债权人正在焦急地寻找解决方案。

    

    

    

    “企业债务堆积到一定高度,资金链出现断裂。”某上市公司董事长对《华夏时报》记者称,融资大环境收紧,高债务企业首先支撑不住了。

    

    12月债券违约的企业还包括:12月6日,北京百强企业洛娃科技一只3亿元的短融券违约; 12月11日,宏图高科(600122.SH)公告一只规模7亿的信用债未按期偿付;12月12日,镍资源国际(02889.HK)公告优先债券未能偿还本金3.9亿港元及利息2.59亿港元

    

    而刚刚过去的11月,16家企业发生了23起债券违约。截至目前,据Wind统计今年已有126只信用债违约,规模高达1165亿元,创下历史新高。这些债务违约还不起钱的企业中,八成是民营企业,其中上市民企成为违约主力军。

    

    “企业债券违约高峰还将持续,伴随企业融资出现问题。” 国泰君安证券固定收益首席分析师覃汉对《华夏时报》记者表示,评级差的企业债券机构都不敢投了。

    

    

    债务违约高峰

    

    企业债务违约的范围在不断扩大。每月不断有新企业加入债券违约行列,更多企业被列入负面信用名单。东方金诚在最新报告中称,11月信用债市场违约风险未明显缓解。当月共发生违约事件23起,涉及违约主体16家,其中新增违约主体6家,仍处年内高位。当月信用评级下调仍较为频繁,当月信用基本面改善有限。

    

    11月,雏鹰农牧、金立通信、深圳一体、中基投资、金茂集团、东辰控股6家企业首次违约。而华阳经贸、新光控股、凯迪生态、山东金茂、永泰能源等十多家企业都是违约老面孔。四季度企业债务违约再次进入高峰期,目前没有改善的迹象。

    

    “一个企业债务违约,往往会影响整个行业,整个行业的市值都会大幅缩水,这又反过来造成融资难、发债难,大家对未来充满担忧。”上述上市公司董事长认为,企业债务违约会相互传染,稍有不慎就会引发多米诺骨牌效应。

    

    2016年曾经是企业债券违约高峰,当年违约规模为384亿元,但是2018年企业信用债违约高达千亿之巨,是2016年的3倍之多。

    

    令市场最为不解的是,曾经数千亿的巨头说违约就违约了,百强企业的财务报表亮丽、现金充裕,但是一样还不起钱,出现债券违约事件。

    

    “政府资助的3.5亿资金已经到账,但是只能解决一部分流动性。现在公司在与债主商量,债委会经讨论将拿出解决方案。”永泰能源内部人士透露。

    

    永泰能源资产总额超千亿,负债总额高达791亿元,目前违约债券13只,涉及金额170多亿元。债务违约已导致其他危机,其股价从年初的3元上方跌至如今1.40元左右,价格腰斩。这家山西最大的民营焦煤企业,在2018年的冬天里债务缠身,备受煎熬。

    

    洛娃科技,10月才进入“2018北京民营企业百强榜单”位列34位,账务报表上拥有40多亿的流动资金,然而近日一只3亿短融券还是违约了。市场再次刷新了对于企业债券违约的认知:债券违约,没有什么企业不可能。

    

    经过对洛娃科技违约的深度思考,国泰君安在研报中呼喊“光鲜外表之下,可能早已暗流涌动”,指出该公司货币资金充裕却突发违约,出现高货币资金与高债券融资并存的异常,公司财务数据真实性存疑。对于洛娃科技的资金去向,该研报认为主要是大规模境外投资,洛娃科技2017年于美国、法国进行大规模兼并、收购。

    

    “关键不知道大形势变了,资管新规下来你就融不了资嘛,特别是民营企业。”一家债务违约的上市民企人士认为,外部融资环境突然收紧,成为企业债务违约的导火索。

    

    在其看来,即使证监会发债批准,但是到市场上也发不出去了,与此前的融资环境“天地之别”。

    

    

    企业高杠杆梦魇

    

    现在的问题是,企业债务违约根本的原因是什么,该不该救?

    

    “发展太快,不停转型,不停发展,以前只搞煤炭,后来又搞电厂、石油,大项目上得太快了,负债率扩张太快。”谈起公司为何陷入债务危机,上述永泰能源内部人士表示。

    

    “上市公司质押股票,拿到钱到外面乱投资,那么高的杠杆,去投一些根本没有技术含量的项目。现在出现困难,你本来就应该承担后果,接受教训。”达晨创投总裁肖冰说,一些企业困难时就忘记了市场经济、契约精神,欠的钱也不想还。

    

    今年以来,大多数企业的盈利水平在下降,但是债务水平还在被迫进一步推升,三季报显示超过六成的民企杠杆同比还在上升,更为令人担忧的是,这些企业流动负债比例在上升,债务结构正在短期化。也就是说,这些企业正在通过借新还旧,通过高息的短期债务进行债务滚动,实际上已经接近债务危机的关头。

    

    一旦企业出现债务危机,银行一般不会继续提供贷款,除了有别的条款或原因。一位股份制银行公司业务人士表示,一家企业违约,银行对整个行业都会更加谨慎,不仅信贷经理会规避,风控部门审批也更难通过。

    

    企业高债务之下,违约个案会不断增加。国际清算银行统计数据显示,2018年一季度企业部门杠杆率164.1%,处于世界各国的前列。天风证券测算,2018年到期债券总额为65193.48亿元,相较于2017年规模进一步攀升。有数据显示,未来3年民企债券到期规模1.796万亿元,每年将近6000亿的债务到期,民企的风险还会进一步释放。

    

    上述民营企业董事长认为,如果不及时对一些龙头企业、有核心竞争力的企业及时采取有效措施进行适当救助,债务风险会不断发酵,不但会波及多家金融机构、企业上下游,还会波及整个产业,影响整个产业在资本市场上的表现,造成全行业融资难,引发更大面积的债务危机。

    

    

    政府救助在行动

    

    适当的救助必不可少,目的是防止引发系统性的金融风险。

    

    东方园林被称为“中国园林第一股”,其创始人何巧女被称为“女首善”,曾登上胡润富豪榜单。但该公司今年5月出现债务危机,债券发不出去,公司总负债200多亿,股票因此大跌,公司市值蒸发300多亿元,股票质押逼近平仓线。

    

    最近该公司债务风险正在逐步化解,主要通过出售公司及其子公司股权、发行短融券、政府纾困资金进入、股市融资等组合性方式。一是农业银行旗下的投资公司——农银投资向其旗下环保集团增资,首期10亿元增资到位;二是获得政府纾困资金支持,公司控制人将5%的股权转让给北京市朝阳区国资委,获得10.14亿元;三是企业发行短融券获得10亿;四是公司计划未来进行非公开发行增资40亿。

    

    “公司债券都会正常履行,按期偿还。通过多种办法公司债务问题已经好转,同时年底公司项目回款增加,一切都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一位东方园林人士告诉本报记者。

    

    龙头企业、拥有核心技术的企业遭遇债务危机时,银行、政府危急关头伸出援手,化解风险,企业回到正常运转的轨道上来,已经成为各地政府的共识。按各地政府成立的驰援基金统计,目前总规模接近3000亿元。不过,这些纾困资金多数还在路上,最终能有多少企业享受到实质性的救助,需要进一步观察。

    

    真金白银的支持,只是暂时的救急行动,不能根本解决企业的流动性危机。企业需要自身想办法,最终使融资回到正常轨道上来。比如出售资产、股权等偿还债务,以恢复资本市场的融资能力。

    

    12月12日,国家发改委发布了《国家发展改革委关于支持优质企业直接融资进一步增强企业债券服务实体经济能力的通知》,指出重点支持符合要求的优质企业发行企业债券,条件包括最近3年未发生公司信用类债券或其他债务违约,且不存在处于持续状态的延迟支付本息事实,未纳入失信黑名单等。对房地产行业发行企业债的财务指标具体为:房企资产总额应大于1500亿元,营收大于300亿元,不超过所在行业资产负债率重点监管线,未明确重点监管线,原则上资产负债率不得超过85%。

    

    “中小企业、民营企业融资难,是全球普遍存在的问题,是永远存在的问题,因为它的风险很大。银行天生就是厌恶风险,赚的就是利息的钱。想要靠银行,就靠不住,更应该靠直接融资,靠发达的资本市场,这才是正道。”肖冰认为。

, 1, 0, 7);

文章评论

Top